白天

初白和天兮是两个人 欢迎勾搭
大部分是天兮在线
初白的白 慕天兮的天
天兮主产米英粮,不定期产其他自己萌的cp的粮⭐
初白主产赤黑粮,不定期产其他自己萌的cp的粮⭐
你们的喜欢评论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天兮 all金主瑞金】我家的系统可能是个傻的2.25


仿佛在检验金的话语,一个女声在格瑞的耳机中响起:“初次见面,我是凯莉。”

“格瑞”

“嘿嘿,格瑞我厉不厉害,这个可是凹凸系统精灵特有的把操作面板哦!而且……”

金在一旁自顾自地解说道,突然没了声音。

格瑞往金的方向望了一眼,瞳孔微微扩散。

只见那个叫凯莉的女孩一手抱住失去意识的金,一只手还停留在金的后颈位置。

很显然金是被凯莉打昏过去。

凯莉将金平放在桌面上,直视格瑞,那双和金有些同样颜色的眼眸中却有着金永远不会有的暗。

“现在妨碍已经解决,我是来和你谈笔交易的。”

格瑞确定金只是晕过去,才将目光转移到今天才见到的黑发少女身上。

“什么交易?”

凯莉从随身携带的奇怪的小包里掏了掏,取出一份地图,将他投影到电脑上。

“情报交易。我可以提供你即将要来找金的几方势力的资料,以及凹凸系统精灵的谎言。”说到凹凸系统精灵的时候凯莉脸上一晃而过的黯淡,被格瑞捕捉到,“er条件,就是将我从鬼狐手上把本体拿回来。”

还没等格瑞回答,凯莉接着说“凹凸系统精灵只有一小部分拥有强力的自我意识,并不是什么制作者的能力,而且因为一个计划,而金就是这个计划的核心。”

“我不是鬼狐从正规渠道买回去的,因为凹凸系统精灵真正意义上只有金是被只制造出来的。只要拿回我的本体,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面前的少女突然开始一点一点消失。

“我的本体是一个粉色星一样的东西,对了,最后再免费给你说一个情报吧,你的死对头嘉德罗斯,他知道大部分的事情,也是少数没有遗忘凹凸大……”

格瑞盯着凯莉消失的地方。

这种无力的感觉糟糕透了。

过了一段时间,金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我怎么睡过去了啊,格瑞,凯莉呢?”

“回去了。”

格瑞并没有和金提起自己和凯莉对话过的事情。

“啊啊啊!我怎么睡过去了,好不容易见到凯莉的!”

金抱着矢量箭头,走来走去埋怨自己错过了和凯莉玩的时机。突然金停止了走动,又回复了之前活泼的时候:“格瑞!”

“裁判球告诉我他要过来啦!不过裁判球说还有他的主人也要过来,他的主人叫……叫……”

金忘记了裁判球告诉自己的名字,抱着头努力的回想裁判球告诉自己的讯息。

“哈,格瑞我忘记啦!”

“笨蛋。”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忘记,怎么还是。和从前一样迷糊。
从前?

格瑞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影子,并不清楚,只能隐约看见那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人。

tbc

【天兮 all金主瑞金】我家的系统可能是个傻的2


鬼狐天冲听见开门声,微微后退了一步:“格瑞大人。”

“不知格瑞大人你这是为何?”鬼狐语气如常,仿佛架在他脖子上的并非一把刀。

“离金远点。”

“格瑞大人的话,在下必当遵守。”鬼狐依旧是那副谦卑的模样,看着让人作呕。

格瑞侧开身子,留出可以让鬼狐进去的空间,他盯着鬼狐,鬼狐的表情都是那么的自然,像极了一个谦卑的弱者。但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就像当初他看到金内心告诉自己这个叫金的对自己很重要一样强烈。

出乎意料的是鬼狐并没有进去,而是将一个u盘交给了格瑞。

“格瑞大人这个u盘中记录了凯莉的数据,将这个交给金大人,他知道怎么做。”
鬼狐天冲的手上放着一个小小的u盘,一切都没有纰漏,但是那该死的感觉一直挥散不去,格瑞还是拿了u盘。

“如果你对金有什么动作,我一定会杀了你。”

鬼狐听到面前传来的陈述句。语气不变地回答道“格瑞大人的命令我等必将遵守。格瑞大人,我就先告辞。”

鬼狐走后,格瑞在门口待了一会,直到那股异样感稍微少了一些的时候,格瑞才起身返回房间。

格瑞刚将耳机带上就听见金的声音“格瑞,格瑞!凯莉来了没有!”

金现在一个图标的上面,让自己处于较高的位置,原本在手上抱着的矢量箭头被遗弃在桌面角落。金瞪大一双眼睛看向格瑞的身后,但是再看见格瑞身后空无一人,小脸上兴奋的表情也变得消沉,本来亮晶晶的蓝色瞳孔也变得暗淡。

“格瑞……凯莉没有来吗?”

语气也是很失落啊。

啊啊,自己真的拿他没有办法。

格瑞拿出去了鬼狐给自己的u盘,并且告诉金这个u盘中记录了凯莉数据的事情。金的眼眸就像得到满足的孩子一样,眼睛中闪着光。

格瑞在金杂乱无章的描述下将凯莉的数据导入到电脑里,不过听金说,凯莉的本体还是在鬼狐天冲那里,这个凯莉相当于是分身,分身和本体的记忆是共享的,所以本体和分身的区别并不大,除了凹凸系统自带的有关系统的基本功能。

不过凯莉刚导入的时候,格瑞的体验可是非常不好,这个拥有黑发蓝瞳的少女的声音他听不见,只能听见金一个人的声音,所以金在和凯莉叙旧的时候,格瑞有点无奈。

“哇哇,凯莉你好厉害!”
“嗯……裁判球也被买走了吗?”
“凯莉,你没事就好!”
“凯莉你别乱说!”

…………

格瑞只好轻轻咳一下,提示金自己的存在。
“啊啊啊,格瑞我忘记你听不见凯莉的声音了!看我的吧!”

金伸出手在自己面前滑动了一下,一个金色小箭头缠绕的从来没有见过的操作面板出现在格瑞面前,只见有一个金色小箭头像有人操作一样,在几个选项中点了点。

“好啦!现在格瑞可以听见凯莉的声音了!”

仿佛在检验金的话语,一个女声在格瑞的耳机中响起:“初次见面,我是凯莉。”

tbc

终于把凯莉大佬放出来了,鬼狐我是真的不会写,之前想着成鬼狐进门,但发现这么写感觉怪怪的
至今还没写到感情线的我要死了

【天兮 米英】我的脑内选择在阻止我做一个优雅的绅士上

亚瑟今早起床,一切如常。

嗯,小精灵们也是很热情地向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

即使在外人的眼中,亚瑟不过在和空气傻笑。

但是这个在亚瑟眼里完美的早晨被某个人打破。

“嗨嗨嗨!亚瑟!本hero今天路过伦敦,所以来看你了!”

这个自称hero的家伙是个标准的美国人,他拥有着美国人的所有缺点。

自大,粗鲁,还有英雄主义。

他和金发的美国人相遇也挺喜剧化,大概是很久之前,那个时候的他刚经历完年轻气盛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不良的时间,被一直以来的损友——一个热衷于罢工的法国人拉去喝酒。

一杯下肚,亚瑟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云端,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喝完酒后,他拒绝了一家损友弗朗西斯送他回去的邀请,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回走。走到一条小巷,听见里面有争吵声,如果亚瑟是清醒的绝对会选择离开,可以他现在脑袋里晕成一片。

他走了进去,记不起来自己说了什么,就记得自己被人揪住了领子,貌似自己还被打了一拳,因为自己的右脸挺疼的。他好像在半醒半醉中拿起来了立在自己不远处的钢管,后来的事情他自己就记不到了,当亚瑟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在陌生人的家里,也就是现在这个大呼小叫的美国人——阿尔弗雷德家里。

就是他在醉酒情况下帮这个家伙解决了围堵这个“嚣张”的留学生的一群人。

这就是他和这个美国人的相遇,就和美国人一样糟糕透了,但是就因为这件事这个美国人却缠上了自己,直到现在。

【选择吧】

一个机械女声将亚瑟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看向面前的美国人,比起当初,现在可是成长成了一个健壮呢青年,青年还有絮絮叨叨说着自己的事情,刚刚的声音仿佛是错觉一般。

【选择吧】

仿佛为了验证亚瑟的话,声音再度想起。

“谁?”

“亚瑟你在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对亚瑟的话充满了疑问。

“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亚瑟放下心中的疑问,把刚才的声音当成幻觉。

【选择吧】
【①邀请阿尔弗雷德和自己共进早餐
②邀请阿尔弗雷德和自己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

这次伴随着声音来的,还有剧烈的头疼,亚瑟不得不揪住自己的金发,让自己头部好受一点,这一举动让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

剧烈的头疼让亚瑟根本听不见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只有脑内那冰冷的女声十分清晰。

【选择吧】
【①邀请阿尔弗雷德和自己共进早餐
②邀请阿尔弗雷德和自己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

逼迫着亚瑟做一个选择,但无论哪个选择对他而言都是糟糕透了,相比之下,他觉得第二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选择的。

“今天的早点多做了一份,你要不要吃?”话音刚落,剧烈的头疼消失掉了,但说出去的话却没办法消失掉,“才不是特意邀请你,别想太多!”

亚瑟只好接一句让阿尔弗雷德别想太多,然而这句话却越描越黑的感觉。

tbc

150f点文产物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短小

【初白 薛晓】忘川途上

#晓薛晓#
#私设,短篇向,来自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鬼差晓星尘x少年病弱薛洋#
150f点文产物
1.
    晓星尘是一名鬼差,负责将阳间死去的灵魂运往地府超生。

    这样一件无聊的差事,晓星尘也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晓星尘收取凡人的灵魂有个习惯,那便是从不延时。只要阳寿已尽,便将那人的灵魂收到魂袋里,无一例外。

    因此晓星尘会提前来到阳间,等那人寿命耗尽,再出手收取灵魂。

    这次,他的目标是一个叫常慈安的人,灵书上写到他会在今日申时三刻于常家村死去,享年十七岁。

   晓星尘到常家村时,这里已经发生了一场血案。准确来说,是一场单方面的群殴。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被三个同年龄段的人按在地上毒打,衣衫褴褛,血迹斑斑,而旁边还站着一个比他们稍微大一点的小少爷,双手抱胸,仿佛在看热闹。

    这群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晓星尘看到这一幕,内心止不住的愤怒,想要出手去帮助那个被打的少年,但想起作为鬼差的职责,他默默地收回了手上的动作。

    他不能参与尘世间的一切纷扰,不得干预任何凡人的命运,只能坐在这里当一个过路的看客。

2.
    那个衣着华贵的少爷摇手示意那群人停止动作,不紧不慢地走到那个少年面前,抬起脚重重地踩在他的胸膛上,仿佛在看蝼蚁般开口道:“骂啊,怎么不骂了?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弄死你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那少年闷哼一声,颤抖地抬起头来,脸上的血迹顺流而下,一双眼如孤狼般凶狠,他边咳嗽边骂道:“常慈安,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会让你比死都难看。”

    常慈安眼中划过一丝恼怒,似是没有想到这个死到临头的蝼蚁居然向他放狠话。

    他加重了脚上的力度,靴子在少年的胸前碾压着,甚至低下头来端详少年脸上的痛苦,丝毫不知自己的致命之处已暴露在少年的面前,得意地笑着:“小野种,死到临头还嘴硬,去阴间见你的——”

    他的话戛然而止,有点不可置信地盯着胸前突然出现的黑色匕首,又看了看被他视作蝼蚁的少年,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身体轰然倒地。
   
    少年手中紧紧攥着匕首,伸手将尸体从自己身上推开,眼中是止不住的杀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到底是谁该死呢,嗯?”
  
3.
    变故发生地太过突然,同行的少年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都愣了几秒钟,才大梦初醒般撒开步子向远处跑去,大喊道:“救命啊,杀人了——”

    可是这一切已经在预料之中,在旁边伺机而动的少年早已在他们愣神之际布下了杀人之网。

    逃跑的步伐刚迈开,匕首已经悄无声息地刺入他们的心脏,将他们口中的呼唤一剑封喉,身影骤然落下。

    剩下的最后一个满脸惊慌地看着倒地的同伴,又看到正向他走来的少年,手中的匕首沾满鲜血,身体不自主地战栗,立即趴下身子不停地磕头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都是被逼的,我不想死啊,薛洋活神仙,我保证,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哦,是么?”被称作薛洋的少年慢慢走到他面前,匕首在他面前挥舞着。

     仿佛是看到了一线生机,少年眼中燃起狂热的火光,“是的,只要你放了我,我发誓一定不会——”

    少年惊喜的话还没说完,眼中的火焰却是永久地熄灭了。

    薛洋冷漠地抽出匕首,盯着少年无法瞑目的双眼缓缓开口道:“你很聪明,但是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4.
    晓星尘已经目瞪口呆,这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他已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吃惊,惋惜,亦或是怜悯,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在心头不断酝酿。他看过尘世间数不尽的纷纷扰扰,却偏偏为这一抹不屈的灵魂动了心神。

    夕阳西下,余晖照在薛洋的脸上看不清神情,衣服上沾染着混合他和别人的鲜血,手中的匕首还在滴血,他站在尸体堆上,仿佛地狱里浴血而生的修罗。

    他低下头开始重重地咳嗽,顺手收拾地上摆放的尸体。不知道是不是晓星尘的错觉,他看见薛洋的目光往他所待的地方望了一眼。

    应该不会。晓星尘安慰自己道,一般人是不会看到鬼差的存在。

    似乎是为了打破这一定律,少年清越的声音突然响起:“那边的那位道长,有急事么?如果没有的话,过来帮忙收下尸呗,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啊。”

    晓星尘愣了一下,有点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常年不变的面容上写满了惊诧,他指了指自己,开口道:“你是在说我么?”

    薛洋看到对方有点傻愣的表情,噗嗤一笑:“当然喽,这附近还会有别的人么?”

     晓星尘有些迟疑,但还是向尸体那边移动。先不说他是怎么看见自己,毕竟他灵魂还没有收取。

5.
    趁着晓星尘收取灵魂的空闲,薛洋不着痕迹地凑近,蓄谋已久的匕首刺向他的要害之处。

    薛洋很早就注意到晓星尘了,在晓星尘刚来的时候,他就看见那里站了一个人,一身雪白衣袍,腰间配着一柄流光长剑,神色淡然地看着他们。

    当时局势所迫,他也没有去追究,如今这人对他没有恶意,还好心帮他收尸,但是他处世的准则不允许有这样危险的存在。

    所以,他出手了。

    握着匕首的手腕被人强硬地抓住,不得动弹,他诧异地抬眸,却对上了对方了然的目光,神情有些挫败。

    晓星尘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景,心里早就绷紧了神经。薛洋的处事态度他也看在眼里,加上他向自己投来探寻的目光,如果不出手,那才叫奇怪。

    晓星尘握住少年单薄的手腕,力道控制到合适,才缓缓开口道:“就是这么对待帮你的人?处事的手段略为霸道啊。”

    薛洋见自己受制于人,眼珠子转了转,骤然变脸,笑嘻嘻道:“只不过探一探阁下的手法,不至于这么较真吧?”

    晓星尘看他变脸如此迅速,心下默默暗叹,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松开了手,开口道:“下不为例。”

    薛洋有点诧异对方竟然如此轻易松开了对他的禁锢,内心挺复杂的,但还是暗自压在心底,没有表现出来。

6.
    在去乱葬岗的途中,薛洋喋喋不休地询问着晓星尘的底细,甚至有些问题关乎他的身份,但都被晓星尘好脾气地一一解答了,他没打算隐瞒薛洋。

    薛洋狐疑地盯着他,不可置信地重复道:“这么说,你是地府派来的鬼差?你莫不是在骗我吧!”

    晓星尘淡然地点了点头,开口道:“你若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好吧,姑且就相信你,鬼差大人——”薛洋吐了吐舌头,戏谑道。

     处理完尸体,薛洋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擦去脸上的血迹后露出一副俊朗的面容,脸色略微苍白,笑时露出两颗虎牙,全然不像是一个手上沾满血迹的人。

    晓星尘看到他的脸愣了愣神,心中不由自主的叹息道,本该是天真无邪的少年,却偏偏在命运的安排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薛洋也在暗暗地打量着晓星尘,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何要帮他,所以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第一次,少年有点不知所措。

    想了许久,他才笑盈盈地开口客气道:“要不鬼差大人去我家做客,以回报你的出手相助。”

    薛洋发誓,他这句话绝对只是一句客套,完全没有半点邀请之意。

    奈何晓星尘却没能读懂他的言外之意,理所当然地点了头,“好。”

    薛洋的笑意僵在嘴边,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可话已经吐出口,只得干巴巴地回答道:“那,那就走吧。”

tbc

【天兮 all金主瑞金】我家的系统可能是个傻的1.75


“谁给予你的自主意识?”

金抱着矢量抱枕,仿佛觉得格瑞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当然是丹尼尔啦。就是那个收藏了好多星星,衣服上也有好多星星的丹尼尔。”

金还特意调出了宣传图中丹尼尔的照片,金看着格瑞皱着眉头,不解问道:“格瑞,怎么了?”

“没什么。”

——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格瑞突然放弃了提问,但是金很快想起了自己在早上就收到了艾比的邀请的的事。

“格瑞格瑞,之前和我关系很好的凯莉听她说她现在在离格瑞家不远的地方,我们去拜访一下好不好?”

为了证明真的不远,金特意将地图打开,标注了他口中的凯莉家的位置。

格瑞看了一下,的确不远,和他的位置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用走路的话估计也用不了二十分钟,而且很巧,那个地方有一段时间格瑞是隔三差五去“拜访。

想着购买凯莉的人,格瑞想了想决定拒绝金的请求的时候“金,凯莉的主人你…”
被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断。
“什么嘛,在人家要出门的时候拜访。”
金虽然口上这么说,但还是打开了连接在门上的通讯器。

一位银色短发的男子身体微微前倾,语气恭敬到令人觉得他不过是在谄媚:“格瑞大人,初次拜访,请恕我的无礼。”他顿了一下,将身体直立起来,“听闻格瑞大人的凹凸系统精灵是金,在下也有一只凹凸系统精灵,叫凯莉。”

还未等格瑞回答,金就突然兴奋起来:“格瑞,格瑞,是凯莉!格瑞快去开门!”
想来那个凯莉对金可能来说很重要,即使外面是鬼狐天冲这种人,格瑞也只好在金不停的催促下去开门。

当然,开门之前,他没忘记把把通讯器关掉,顺便把耳机取下来。

因为接下来的话,他的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让金知道。

鬼狐天冲听见开门声,微微后退了一步:“格瑞大人。”

tbc.
写不出鬼狐的感觉
前天姨妈光临外加发烧,这两天一直窝床上的
后期按大纲有少量的虐……
对,就是少量……

占tag不好意思
那啥150f了,点个文庆祝一下

可点的cp
魔道同人:薛洋x晓星尘 金凌x蓝思追
王者荣耀同人:赵云x诸葛亮 韩信x李白 凯x百里守约
aph同人:米英
凹凸世界同人:all金里的所有cp
如果没人点的话我觉得我可能有点小尴评论电文
那啥,能自带梗的小伙伴是最棒的!

【初白 薛晓薛】来日方长 序

    薛洋时常梦到这样的场景。

    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在那人的映衬下越发明艳,就像是一场还未做完的梦,美好却不真实。

    那人身穿白色道袍,下半张脸清秀雅致,面色苍白,上半张脸,本该是眼睛的地方覆盖着一层五指宽的绷带,背上负着一把长剑,一副仙风道骨。

    是他当初最最厌恶的模样。

    他肆无忌惮地盯着那人,眼中不知闪烁着什么,假装开玩笑道:“道长,真希望能一直这样夜猎下去。”

    那人轻轻一笑,说道:“那可不行,你将来还要娶妻生子的,总跟着我一个眼瞎的道士可不是什么好归属。”

    他半真半假的说道:“或许吧,”便移开了目光。

    说罢,那人将身子一转,朝着落日处渐行渐远,边走边说道:“今天的夜猎也结束了,晚饭还没做,阿箐该着急的没办法了,走吧。”

    他看着那人的背影,三步并两步打算跟上,可就在那一瞬,仿佛被定格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看着那抹背影从他的视线中远离,直到消失。

    他伸出手去抓,像是溺水的人去抓浮在水面上的一根稻草,终究是惘然。 

     天边最后一抹残阳终于落下,而他也终于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太阳。

    薛洋从梦中惊醒,醒来身边是一口棺材,放眼望去,空无一人的义庄显得十分凄然。

    谁还知道,当年的这里,承载了三个人的欢声笑语,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恰恰也是自己。

    自从晓星尘自散灵魂那日之后,他就一直留在义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是为了宣扬自己在这场长达数年争斗的胜利,还是仅仅为了一个藏在心底,无法放下的执念。

    他自己也不清楚。

    尤其,是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那个装载着那人破碎残魂的锁灵囊的时候,眼神中闪烁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温柔。

    他轻轻拿起那只锁灵囊,观察里面闪着光亮的灵魂碎片,散发出温暖的光,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和晓星尘一起夜猎时的场景。

    那时一切还没有被打破,他还没有变成那个与晓星尘有血海深仇的薛洋。

    他忍不住去触摸手中的那抹残魂,可那些残魂在他的手掌还没有触及之前匆忙躲开了,就好像是在害怕他。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自嘲般笑了笑,开口道:“道长果然是死后也不愿与我这等无耻之徒有丝毫接触啊。”

    他的手僵直在半空中,想要触摸却不敢下手,末了,才缓缓收回。

    那只手,只有四根手指。

     傍晚,薛洋从外面打了一盆清水,端到晓星尘尸体所停放的棺材旁,用一条干净的毛巾轻轻擦拭着他的脸庞,同时给他换了一条新的绷带。

     弄完这一切以后,薛洋好心情地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口,便盯着晓星尘开始喃喃自语。

    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晓星尘,今天我又去夜猎了,借着你的名义杀了几个为非作歹的阴鬼。你不知道那户人家对我多感激涕零。难道你当初选择除魔歼邪就是为了这些没有一点实际意义的感谢?”

    “真是可笑!”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你这样的人也许会觉得这些感谢就是对你们行为最大的回馈,哈,果然是救世的人。”

    他的声音渐渐恶狠,“也只有你才会把这世人当作是无辜之人,却不知道他们庄严的外表下藏的是一颗怎样恶毒的心。”

    末了,他的话音一转,“也许你还会说我这是在胡说八道,强词夺理,那就随你所想吧,我薛洋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语气也慢慢变得悲伤,就像是一个坐在路口,失去方向的孩子般迷茫。

    “晓星尘,你快点醒来吧,到时候随你怎么打我骂我,就算你一剑捅到我心口上我也一句话也不说。”

    “晓星尘……”

    “你快醒来吧……”

     断断续续的呼唤一声比一声还要轻柔,但里面蕴含的感情却一次比一次还要悲恸。

    道长平静地躺在那里,无悲亦无喜,仿佛只是薛洋一个人的独角戏。

tbc
      
     让刀子来的更猛烈些吧。
   
   
   

   
                 
   
   
   
   

【天兮 all金主瑞金】我家的系统可能是个傻的1.5


同一时刻,同位凹凸系统精灵的裁判球正在购买他的主人的桌面上瑟瑟发抖。

同位凹凸公司出品的凹凸系统差距怎么这么大啊!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被分配到这个自大的家伙这啊!

虽然内心疯狂吐槽,但身体却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喂,渣渣!"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裁判球条件反射的抖得更厉害。

即便这样,公司给予的意识里不违背主人的命令还是站了上风。

"Σ(っ °Д °;)っ"
"是!"

在一个以自己口才为传销方式的人家里的电脑桌面上本应沉睡的黑发少女,在接受的来着远方传来的讯息,睁开了眼。

“金,被人买走了。”

就像滴入大海中一颗石子。

虽沉入海底,但激起的余波仍在向远方扩散。

吃着自制的系统精灵专属的蛋糕的少年是第一个接受到这一缕微弱的余波,他伸手压了压帽檐,心中已经默默开始了策划。

在这条讯息中起至关重要地位的金正在没心没肺的吃了刚认识了一天就晋升为伙伴的格瑞给他买的凹凸公司出品的系统精灵专属零食。

“咔咔咔咔格格嗝瑞!”突如其来的嗝把原本好好的格瑞变成了嗝瑞。

相处半天,格瑞也算摸清了金的性格,话多,爱吃还有点小中二。

一时半会不理他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自己的程序也将进去最后部分,他得静下心来编写最后一段。

“金,安静一点。”

“格瑞你为什么不陪我玩啊!”金在挡在正要编写的程序的前面,迫使格瑞停下来。

格瑞的确停下来了。

“现在不行。”

金抱着自带的黄色箭头,被他称之为矢量的抱枕:“格瑞你什么时候才有空能陪我玩啊!”

格瑞拿鼠标把金移开,无奈道:“等我把程序编写完了。”

“这样啊…”

“金!”

“怎么了,格瑞?”

桌面上的金还是和之前一样,笑着看向他。

——仿佛只是错觉。
——编写好的程序却在告诉自己不是错觉。

“现在格瑞可以陪我玩了吗?”

“好。”

格瑞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不过金你先需要回答我。”

“嗯?”

“谁给予你的自主意识”

tbc

沉迷指绘二人组
线稿来自媳妇初白的瞎几把乱花
上色来自我的瞎几把乱涂

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天不更新!